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1年7月31日 星期日

中暑刮痧

台灣最近都出現高溫的氣候,在室外逗留馬上就會全身冒汗,最誇張的是從冷氣車下來的時候,眼鏡立刻濛上白色的霧氣,這表示內外的溫差很大,而且空氣中充滿了濕氣。

我在房間裡面將溫度設定在攝氏27度,室外的溫度卻高達34度,進進出出的很容易就會過敏而打噴嚏,昨日卻感覺到喉嚨開始發癢,一癢就會連續來好幾個咳嗽,咳到我的心、我的肺、我的肝都要咳出來。本來以為有病亦不汲汲進藥石,久多自平,但是到了今天下午的感覺好像快要死了一樣,想睡在床上休息也無法安寧,偏偏肚內老是放屁,上廁所排了三次正常的糞便,依然放屁。老婆大人說能夠放屁表示身體運作正常,這是依據腹部手術過後必須等候放屁的說法,而我的屁多與中暑不知道有何關聯?

我要老婆大人幫我去藥局購買三天份的止咳藥物,老婆慎重其事的用筆寫在便條紙上卻不肯動身,我問說還有甚麼問題嗎?她說要不要告訴藥劑師我有心肌梗塞的病史?我說不必了,真擔心她會繼續問我要不要找人來辦理生前契約。

星期天的休假日,許多藥局都休息,老婆終於買了藥回來,體貼的準備了二杯茶水,在床邊伺候著服藥,要我多喝水才會復原得快,我就順勢請求幫我做背部按摩,嬌滴滴的老婆平常可以幫我在背部抓癢,要她費力幫我按摩算是情況特殊的時候。

過了不久關心我的母親帶著幫傭過來,要她幫我在背部刮痧,我根本不知道幫傭也會刮痧?但是刮痧是中暑的最佳對策,就讓她把死馬當成活馬醫吧!幫傭在刮痧的時候,母親和老婆不停的在旁邊技術指導,三個人都是外行的,只聽到大家說我的背上都快要流出血來了,最幸福和最可憐的人應該是我。

不管這些民俗療法的效果如何,我還能起身在電腦桌前寫下這篇文章,至少沒有惡化的現象發生,請祝福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