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3年8月25日 星期日

人生若夢

人的一生有許多際遇是沒有什麼道理可言的,像是徐志摩的詩「偶然」所敘述的內容,我和黃先生是如何相遇而相識已經無法回憶,那是一群朋友在喝酒的場所初識,他自稱是黃醫師,反正大家就是喝酒唱歌自顧不暇。

後來黃醫師主動打電話邀我見面喝酒唱歌,或許是有幾分臭味相投,喝酒不囉嗦又會胡鬧製造氣氛,於是每次當他想要喝酒的時候,就會先打電話給我,問我有沒有空?我就出門應酬。期間我和他吵過架,因為我堅持誰主動找人喝酒,誰就應該負責買單付賬,偏偏有人也會認同我這種不會巴結人的怪脾氣,打死不退喜歡找我喝酒。

黃醫師喜歡點唱「與往事乾杯」這首冷門的歌曲,每次我聽他唱得太爛比我還差,我就會拿起麥克風接唱,拉高音使他知難而退。二個人莫名其妙的變成酒肉朋友,也認識他的一些包括大報社駐台中特派員的朋友。

後來我才知道黃醫師是某縣市的環保局長,公務員喝酒要找安全的對象,而我與世無爭不理會對方是否有權勢,以平常心與人相處不必擔心利害關係,所以成為他私底下交往的朋友。

接著從報紙上看到他因職務上的關係有官司纏身,一段時間之後又傳來他在2008年自殺身亡的消息,於是我的一位朋友就如此這般的消失在人間,詳細的情形也搞不清楚。

最近因為苗栗縣長劉政鴻在政壇上掀起一片波瀾,媒體翻舊帳懷疑縣府幾位前幾位官員的死因不明,使我有機會又回頭看看往事。人生若夢,夫復何言,「往事難追憶」?

黃宏昌

永遠活在我記憶中的黃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