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1年3月14日 星期一

國民黨與民進黨

中華民國是一個位於亞洲東部,於 1912 年成立的民主共和國,也是亞洲第一個實行共和立憲制度的國家,現今於國際間常因地理位置或政治因素而通稱為「台灣」或「中華台北」。其隨著辛亥革命的爆發而誕生,經過北洋政府和國民政府時期,以至今日之憲政體制;1949 年後因內戰失利而失去原立國基礎中國大陸,當前有效管轄領土包括台灣、澎湖、金門、馬祖及部分南海諸島,人口主要以漢族與台灣原住民族構成,首都為台北。通用語言為漢語,通用文字為正體中文。

中華民國國旗

中華民國國旗

中華民國國徽

中華民國國徽

中國國民黨(簡稱國民黨、KMT,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為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所創建的中國原生政黨。其前身依次為興中會、同盟會、國民黨及中華革命黨。1914 年孫中山在日本東京創立中華革命黨時,以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黨旗。1919 年,西南軍閥排擠孫中山,孫返回上海整頓黨務,將黨改名恢復為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從民國 17 年(1928 年)北伐成功起,至中華民國政府於 1949 年國共戰爭中失利退守台灣後,直到李登輝執政時期結束為止,一直是中華民國的執政黨。因民國 89 年(2000年)總統選舉敗選,該黨首次成為在野黨,後在民國 97 年(2008年)馬英九透過總統選舉重新贏得執政權。

中國國民黨黨旗

中國國民黨黨旗

中國國民黨檔黨徽

中國國民黨黨徽

民主進步黨(簡稱民進黨、DPP,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是中華民國台灣地區一個大型政黨。1986 年於戒嚴時代結束前統合黨外運動各團體而成立,在 2000 年至 2008 年之間,陳水扁當選為總統成為中華民國的執政黨,下野後仍為最大在野黨。以民進黨為首的泛綠陣營,與以國民黨為首的泛藍陣營並列為台灣兩大政治聯盟之一。

1986 年 7 月起,由黨外人士組成的「建黨十人小組」開始秘密進行組黨事宜,1986 年 9 月 28 日,由 132 名與會的黨外後援會,在台北圓山大飯店敦睦廳開會,對於籌組新黨開始討論。最後採用由謝長廷及尤清主張的「民主進步黨」作為黨名,正式宣佈組建民主進步黨。民進黨創黨後十人小組又增加八人,擴大成為「十八人建黨工作小組」,一個多月後,民進黨召開第一次全代會,在會中由曾擔任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的江鵬堅擊敗黨外大老費希平,當選首任黨主席。

民主進步黨黨旗

民主進步黨黨旗

民主進步黨黨徽

民主進步黨黨徽

老字號的中國國民黨有如家道中衰的大戶人家,雖然權勢小了許多,但是規矩仍然很大,黨內很重視長幼有序的倫理關係,因此缺乏開放改革的幹勁。過去國民黨的文宣都喜歡咬文嚼字,有時候連讀過書的人都看不懂,更別提不識字的小老百姓了。比如說「早日恢復疲勞。」或「復興中華文化!」這可能跟國民黨制訂的基本憲法,至今仍然堅持中國大陸及外蒙古屬於中華民國所管轄的地區有關,搞得腦神經衰弱。否則在兩岸關係法裡面就應該大方的宣布,承認讓這二個國家獨立,免得心中常掛念著要如何去照顧他們。同樣的從大陸撤退到台灣的老兵,早期常說他們打共匪的英勇故事,後來我長大之後變聰明了,想不出他們甚麼時候打過共匪?不是一路被共匪打到台灣來的嗎?我和他們一樣偉大,因為我也是1949年來到台灣的。

年輕的民主進步黨也很了不起,大部分的領導人都是能言善道法律系畢業的高材生,反而因為沒有歷史的包袱,可以盡量用台灣人的悲情喚起本土意識的無條件支持。我發現過去的台語歌曲都是以感情豐富的哀愁取勝,想要唱快樂一點的歌曲不太容易,難怪一上遊覽車就會聽到「快樂的出帆」,要下車的時候高唱「期待再相逢」。

民進黨久經沙場很會選舉造勢,讓國民黨經常學習民進黨的招式,但是用漢語喊「你說對不對?」「大家說好不好?」總是缺乏那麼一點韻味,況且從來沒有聽說過「這都是民進黨的陰謀!」這種有創意的言語。而且用台語粗話數落國民黨的不是,可以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讓觀眾如醉如癡,精神亢奮。那些話語如果用漢語發音就太不像話了。有人說德語適合下命令及指責部屬,日語的敬語過多,以至於找不到多彩多姿的粗話,最了不起用到「馬鹿野郎」就到頂點了。因此不要以為日本人遇到地震海嘯的災難時表現得很自制,其實是他們缺乏發洩情緒的語言,氣到沒有辦法的時候只好自殺。

最近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社群網站 Facebook 上面,大部分都是民進黨的政治人物以及對國民黨執政不滿的網友在發表各種意見,國民黨的政治人物都沒有出現,除了我之外,也很少有網友替國民黨發表支持的文章,老字號的國民黨員應該要趕上時代的潮流,至少也要強迫自己去學一些電腦的操作常識,否則有誰會明白你的了解的?等有一天發生所謂茉莉花革命,還到處問這是怎麼一回事?那就太遲了。

不過在政治上爭權奪利在某些階段是無可厚非的事情,互相嚴厲的指責也是一種手段,我希望提高層級到運用優雅的文字和言語技巧讓對方無所遁形,同時也要改變兩極化思考問題的方式,慢慢的用妥協的技巧共同合作為人民謀取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