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1年3月12日 星期六

搶救胡志強市長

親愛的胡志強市長:

午夜夢迴睡不著,腦海當中想著要寫一封公開信給你。1966年左右我們同樣就讀台中市立一中高中部,你是高我一屆的學長,我們同樣受到良好校風的薰陶,校長汪廣平先生在你選上台中市長之後,還公開說我們二人都是他的得意門生。

記得高三的時候,學校希望我加入國民黨,我質疑當時的國民黨一黨獨大,為何還要所有的學生都加入國民黨呢?如果說國民黨是以精挑細選的方式吸收少數優秀的學生入黨,說不定我到現在還會是忠貞的資深黨員,不過當時我告訴校長說我們家是做生意的,對於政治並沒有興趣,校長就尊重我的意願不再勸說。

只是大學畢業之後到金門服役,在旅部連輕鬆的當參謀士官,被暗示若不加入國民黨會被調到海邊站衛兵,基於利益考量才加入國民黨成為黨員,但是退伍之後馬上成為失聯黨員,也沒有人找我關心一下。後來家父告訴我說不要加入任何社團,因此青商會、獅子會、扶輪社都與我無緣,至於因為做生意的關係加入糕餅公會則另當別論,卻也沒有想到第一次擔任理監事,就因緣際會的被拱上來擔任理事長,而且是臨危受命補選出來的。總之,我不是為名也不是為利,既然大家抬愛,我就很認真的做好理事長這個角色。

離開學校之後,我都還留意到你的發展,你到英國獲得博士學位回高雄教書,後來到總統府當新聞秘書,接著又當上新聞局長,期間回到台中選上國民大會代表,到美國擔任駐美代表,最後成為外交部長。身為你的學弟以你為榮。

當你要競選台中市長的時候,大家都很高興,林柏榕前市長告訴我說,光是看你的面相就知道你不是壞人。還記得選前我請人安排在賴信雄議員的辦公室與你會談的情形嗎?我代表台中市民請教你要如何當台中市長?你的回答讓我覺得你真的是有心要為台中市民工作,比較起我用同樣的問題問過你的競爭對手蔡明憲先生及林佳龍先生,明顯的是你佔了上風。至於問過蘇嘉全先生之後,我開始為你擔心,這是後話留在後面再說。

那個時候你在電台主持一個節目,我和蕭家淇先生一起上節目談論有關如何讓中區振興的構想,沒想到後來蕭家淇先生會成為副市長,為你分擔許多重要的工作。剛開始你還為副市長的人選傷腦筋,等定案之後我開玩笑的問:「為何不徵詢我的意見?讓我沒有婉拒的機會。」你說:「萬一你答應了,我要怎麼辦?」從這個小故事就可以知道你是一位反應很快,非常聰明的人。

在你擔任市長之後,讓我要到了一個市政顧問的頭銜,我也很想能夠協助你做一些事情。蔡明憲先生在赴美歡送會上,一直告訴我說很可惜,如果他當上市長一定會聘請我當市政顧問,後來我在外交部主辦的農業考察團當小麥團的團長,在華盛頓遇到擔任駐美副代表的蔡明憲先生,他又再度提到要我擔任市政顧問,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我現在已經是市政顧問了。只是我想他沒有你的聰明,可能會比較倚賴市政顧問的協助。

初期我想不到有甚麼方法可以幫助你,但是我和逢甲大學都市計畫系的劉曜華教授,想到為什麼全台灣的城市都沒有一條馬路叫做「台灣路」?於是我們就研究台中火車站到台中港之間的馬路,

這是全台灣唯一從鐵路電氣化穿越二條高速公路,一條高速鐵路直達台中港的大道,十大建設及台灣的經濟發展過程都可以在這裡看到,應該將這條馬路命名為「台灣大道」做為台中市建設發展的主軸。剛好我們組成一個工作團隊,獲得由黃崇典局長負責的台中市都市行銷的研究標案,用一年的時間做出豐富的研究報告,其中台灣大道的英文名稱「Taiwan Boulevard」還是由你決定的。報告當中將台灣大道區分為「歷史台中」、「生活台中」、「科技台中」、「景觀台中」、「港灣台中」五大部分來說故事。如今「歷史台中」的中區毫無建樹,「生活台中」的七期有了新市政中心,「科技台中」有了中部科學園區,「景觀台中」有了許多新馬路及新房子,「港灣台中」的台中港可以兩岸直航了。

只是「台灣大道」只在興中停車場出現了台灣大道大台中旅遊服務中心的招牌,市府團隊沒有人知道應該如何運作。

在你第一次連任台中市長的時候,我和王大立及劉曜華兩位教授邀你一起喝咖啡,建議新市政中心裡面應該有完整的緊急救難指揮中心的全套設備,包括電視及廣播電台,萬一停電還可以透過收音機讓市民知道消息。另外在市府廣場兩側設置隔離的空間,讓支持與反對的陣營可以同時向政府示威抗議又不起衝突,這種現象在民主社會的將來會層出不窮,總要事先想到應該如何安排。

當時我不客氣的指出我觀察到你當市長的二大缺點,一是不懂得「目標管理」,二是沒有幹練的「經營團隊」。這兩項缺點沒有改進的結果,就會導致今天的困境,光會做官不會做事是無法長久讓市民滿意的。

你表現得最出色的工作之一,就是擔任台中市太陽餅的代言人,成功的將自己和太陽餅行銷到中國大陸去,也讓台中市的糕餅業者因此而讓業績成長許多。剛好我也擔任了糕餅公會的理事長,可以名正言順的共同推動這項工作。或許你不知道堅持每年在十月份舉辦太陽餅文化節,以及說服業者用買一送一賠錢的方式舉辦展售促銷活動,都是我的功勞。而且我也遵照你的意願排除萬難推動優良食品認證的工作,甚至我還自己寫食品衛生自主管理的教材,在糕餅公會主辦衛生講習的教學活動擔任講師。

然而經濟發展局的朱局長讓我很不愉快,因為她握有經費的掌控權,把糕餅公會的業者當成配合活動演出的角色,一意孤行不尊重業者長期發展計劃的需求與建議,才會出現市府在高級飯店舉辦「貴族化」時尚派對,業者在公園舉辦「平民化」鳳梨酥產品展售活動的衝突。

我當時就向你提出警訊,你的一世英名不要被毀在部屬的手中,因為我感覺到有些主管已經成為你的家臣,他們的工作只是為市長服務,看市長的臉色迎合市長的喜惡,而不是為天下蒼生設想。

你曾經說過,台中市中區沒有振興就不會把市政府搬到新的市政中心去,言猶在耳中區的市民忘不了,但是中區的廢墟大樓及許多拉下鐵門的店面,經過九年的執政依然無法改變。而應該是寧靜住宅區的逢甲夜市卻成為市政府對外吹噓繁華的地方特色,我和在消防局工作的一些朋友,經常對該處的公共安全憂心忡忡,但願不會發生意外。

台糖的大型購物中心已經成為幻影,裡面被挖掉土方的大洞變成面積比台中公園大好幾倍的生態保護園區,你說危機會化為轉機,轉機會變成商機,不如就將這個地方開發為現成的台糖森林公園,讓市民有個市區內休閒的好去處。

你說我是意見很多的意見領袖,所以派我去當觀光委員會的委員,我以為有機會可以貢獻我的棉薄之力,只是參加之後才發現這種會議的結論,只有作為參考價值沒有實際的行動力,雖然實際的開會次數也不多,但是我覺得這是浪費時間虛應故事的會議。尤其是聽到一些重要主管論及世貿會議及展覽中心的認知,讓我對他們的無知感到不寒而慄,如果由他們來負責推動如此重要的建設,保證要準備大筆的贖金去放人。

我曾經建議台中市商業會向市政府爭取將市議會搬遷後的舊址做為台中市商會的辦公處所,既可以讓各行各業的公會聯合辦公,又可以輪流在這裡舉辦各種會議,國外商業組織及公司代表到台中訪問時就會有個體面的見面場所,可惜所求未遂。

我覺得市政府的經營團隊在你的領導之下,太過於自以為是不願採納體制外的意見,這也是你的領導風格使然。台中市不是只有政府的公務人員才會治理台中市,民間有許多團體都是由各行各業的領導者所組成的,他們的組織底下又是一大群實戰經驗豐富的人員,只要市長大公無私願意邀請他們共同為建設台中市提出意見,並且授權他們與市府官員共同合作去規劃執行,那種龐大的建設力量是你無法想像的,台中市也會因此而突飛猛進。做市長的人只要擦擦阿拉丁神燈,多花點心思提出你的願望及目標,剩下來的工作只有坐著等待成果就好了。

這次大台中院轄市的市長選舉,為什麼民進黨空降的蘇嘉全得票數幾乎將你從坐了九年的寶座拉下來?那是因為太多的台中市民開始質疑你那華而不實的施政風格,從蘇嘉全的身上好像可以找到取代你的理由,但是又擔心民進黨的本土草莽特性又亂搞一通,所以勉強讓駕輕就熟的你一個改過的機會。而當我知道某主管向糕餅公會開口要捐贈你的選舉經費的時候,我就乾脆都不去投票了。

如今一家違規開在住宅區營業的Pub 失火燒死了9 位年輕人,引起政治風暴產生信心危機,讓你的聲望跌到谷底,看在我的眼裡也覺得很難過,如果不找出人來承擔政治責任,我想你也很難向社會大眾交代。天下沒有不可取代的人,只有揮淚斬馬稷才能開拓新局,讓接任的人改變作風重新振作,否則就要由你負起所有的過失責任。

做為你的朋友,我將心中的話和盤托出,你聽也好,不聽對我也無傷,至少我也盡了當烏鴉的義務。

祝你平安順利身體健康。

何澄祥 敬上 2011/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