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3年6月16日 星期日

那一夜在市民廣場看反核活動

中台灣不要核四五六運動6/15第四場

感謝守護千年茄苳聯盟總召集人徐坤賜醫師夫婦,原鄉文化協會總幹事江慶洲,大台中市政監督聯盟逢甲大學劉曜華教授,中興大學景觀與遊憩學位學程學系董建宏教授,台中律師公會秘書長柯劭臻律師,本色 Mi hue 舞團 (趙愛茵、陳淑卿、李有蟬),台中醫師公會林恆立醫師,台中醫界聯盟理事長高嘉君醫師,所有參與的朋友及年輕志工。(摘自傅東森的 FB)

那一夜

2013/06/15 週六的晚間,劉曜華老師邀我到市民廣場看他們舉辦的活動,已經連續辦了四個星期也應該去看一下。原本我是希望將市民廣場當成英國的海德公園,站在肥皂箱上面由市民發表對時事的見解,讓大家更了解民主自由的意義。

好不容易才在附近大樓前找到違規停車的位置,又走了一段距離才看到他們活動的場地,剛好由董建宏老師在演講,我拿出照相機要開始拍照,卻突然發現電池沒有電了。我的相機每次和電腦連結傳輸資料,不但不能充電還會被吃電,有時候忘了檢查就會發生悲劇。我只好又悻悻然的走回停車處更換電池,這一來一往就錯過了許多精彩的鏡頭。

人民關心政府錯誤的施政,一直缺乏有力的溝通管道,而民意代表也不見得能夠完全發揮監督政府的功能,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人民才會走上街頭訴諸民意的支持。在政府的心目當中,這些人不能讓執政者為所欲為,處處制肘造成麻煩,當然會被視同如「刁民」之流。

傅東森看到我的出現非常高興,拿起麥克風稱呼我為「何大哥!」江慶洲說是「何董!」傅東森說叫何大哥比較年輕。劉老師要拉著我去跳舞,我卻忙著離開要去更換電池。

徐坤賜醫師夫婦

當晚不知道是為何緣故?覺得身體疲倦很不舒服,只好不告而別趕快回家休息。後來在傅東森的臉書資料上發現了徐坤賜醫師夫婦的照片,沒有想到他們夫妻多年不見也參加了這場活動。徐坤賜是位於三光巷著名的心臟科醫師,潘文中的小學同學,臉上還有從前被潘文中家中小狗咬傷的痕跡,是室內設計師陳國華的大客戶。父親生前也曾經到他的診所治療心臟方面的疾病,他還警告我說將來我會落入他的手中。

徐坤賜醫師的夫人是鄰居東海戲院的女兒,結婚之後我稱讚她是一位絕世美女,她輕描淡寫說是我沒有眼光,害得我終身為我所沒有做過的事情老是後悔,是福是禍就不得而知了。

DSC_1592

從市民廣場看勤美的夜景。

DSC_1602

勤美對面大樓夜景。

IMG_1009

傅東森主持活動。

1001146_331142210350205_863252979_n

工作人員上台打招呼。

DSC_1597

本色 Mi hue 舞團 趙愛茵、陳淑卿、李有蟬表演舞蹈。

DSC_1600

反核活動的帳棚基地。

DSC_1601

越晚有越多的群眾聚集。

998605_331129523684807_273456602_n

夜晚不用閃光燈也能照出粒子較粗的照片。

1005145_331124250352001_582395971_n

徐坤賜醫師夫婦。

1010169_331125413685218_1137970195_n

徐坤賜醫師夫婦發表意見。

18459-24734 徐坤賜 321

好久沒有看見徐坤賜醫師,突然覺得他變得好老了,我想我自己也應該好不到哪裡去,只不過怎麼又會聯想起電影「變人」的機器人安德魯馬丁,變人成功之後的模樣?莫非他們有幾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