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3年3月21日 星期四

吳寶春想讀 EMBA

吳寶春 台灣 EMBA 坎坷求學記

世界冠軍麵包師傅吳寶春,曾起心動念,想報考政治大學、中山大學的「經營管理碩士在職專班」(EMBA),卻因資格不符,自己就打了退堂鼓。新加坡國立大學得知消息,日前派員來台與吳寶春面談,吳寶春表示,若順利錄取,不會放棄任何學習機會。

昨天吳寶春參加北市靜心小學健康日活動,期勉學生「無論在任何領域,知識都是以後最重要的工具」。 「我沒有陷入學歷的迷思」,吳寶春說,想讀 EMBA 完全是因為現階段對經營管理有殷切需求,「就是想要學東西!」

後來出了社會,他找到目標和方向,為了精進烘焙技巧,也在朋友鼓勵下,開始體會閱讀的樂趣,「到每個階段都發現有所不足,所以要學習。」

吳寶春 2008 年靠著自創紅酒桂圓麵包拿下世界冠軍,並僅靠高雄一間店面創造兩億元營業額的驚人業績。其中這款冠軍麵包,一年賣超過一億元,占總營業額的一半,其餘則是依靠網路訂單。

因事業版圖擴大,激發吳寶春的學習心,想報考國內大學 EMBA,他發現依現行規定,報考 EMBA 資格為大學畢業或具有甲級證照,但他只有國中畢業,且國內烘焙業證照只到乙級。

「當初就是因為不愛念書,才會去做麵包」,吳寶春說,想再進修 EMBA 的主因是他近幾年想拓展分店,深感自己在商業管理上的不足,「要管理好一間公司,光是會做麵包是不夠的」。

「專業還是建立在知識之上」,吳寶春說,無論是做麵包或是經營公司,都需要龐大的知識為後盾。他很感謝去年政大曾讓他旁聽 EMBA 半年,啟發他對商業管理的興趣,刺激他想再進修的學習心。

但那時他看過中山大學的招生簡章,和政大一樣,他都不符資格,才打了退堂鼓,EMBA 的報考規定如此,他不會埋怨任何人。

吳寶春說,他透過朋友牽線向新加坡國立大學申請讀 EMBA,校方對他的人生經驗相當感興趣,日前派員與他聯繫、面試,但僅是初步會面,相關細節未定案。

根據昨天下雜誌的報導,管理學界大老、政大講座教授司徒達賢曾為爭取吳寶春入學,召開專案會議,但教職員回應「絕對不可能」,因政大即使錄取,教育部那關,也一定通不過。

天下雜誌也提到,依新加坡國大的規定,吳寶春就讀資格原本也不符,但新大決定先讓 EMBA 學務主任張均權和吳寶春見面,在了解吳的特殊狀況後,認為可以努力彈性處理,前提是吳必須通過嚴格的面試與審查。 【2013/03/21 聯合報】

7777906-3028756

我自己在五十多歲的時候,因為對市政建設有興趣,在老師的鼓勵下,報考逢甲大學都市計畫研究所獲得碩士學位。在擔任台中市糕餅公會理事長期間,鼓勵協助二位麵包店的老闆就讀大學畢業,獲得學士學位。他們二位都是只有國中畢業的學歷,但是依照教育部的規定,曾經取得烘焙乙級技術術士的資格,又擔任各技職學校的評審及自行開業多年,因此以高中畢業同等學歷資格報考大學獲得錄取,進而完成學業成為大學畢業生。

缺乏完整的學歷要跳級讀書會很辛苦,但是學習是一種機會和獲得相關知識的歷程,社會人士能夠在學校裏面求學,一定會得到他想要的東西。這種方式也是提升整個社會在各種專業領域工作水準的動力。

教育的方式有很多種,一種是知識的學習,一種是理論的運用,中學時期大部分都是由老師教導學生既成的知識,到了大學就不一定了。我在大學時期就讀國際貿易學系,那是台灣光復之後為了經濟發展促進外銷,培養國際貿易人才所開設的熱門科系,但學校裏面並沒有現成而又有國際貿易實務經驗豐富的教授,因此所開的都是相關商業學系方面的課程,如經濟、會計、保險、財務、統計、運輸、廣告、統計、民法、商用英文等雜七雜八的東西,在國際貿易實務裡面最重要的應該是如何與外國貿易的方法,我們學到什麼是「信用狀」?課本教了許多不同信用狀的樣式,實際上世界各國經過多年的國際貿易經驗,早就確定了世界各國通用的標準信用狀格式,以及保證能夠收到錢的付款方式,學習不存在的信用狀根本沒有用處。

我有一位做室內裝潢出道的好朋友,他只有高中畢業的學歷,但是他一生致力於先將室內裝潢者的地位提升到室內設計師的階層,再將室內設計成為大專院校的一門學科,由他自己擔任老師教導學生,因為當時的社會當中並沒有專業的室內設計師資。後來他也將室內設計的相關資料,用電腦繪圖軟體建立標準作業規定,成為內政部相關規定的起源。如今他是大學相關科系的教授,我看他的學歷資料寫的是資深室內設計師,真的為他感到驕傲。

吳寶春的學歷只有國中畢業,但是他的經歷足以擔當台灣各級餐飲烘焙學校的教授,我相信高雄餐飲大學巴不得能夠請他到學校上課教導學生。如果他能夠到 EMBA 上課,那就是教學相長的大好機會。不過一般人若是想進入 EMBA 求學,當然必須遵照教育部的入學規定,但若是由學校主動邀請社會上學有專長的特殊專業人員進入學校,就應該會有另一種例外的規定。就如同學校本來沒有室內設計的科系,但是因為民間出現了需求及師資,就應該用更寬廣的心態處理這種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