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3年3月2日 星期六

兒子與中文

John Lin 寫於 2013年3月2日17:07

兒子到台灣工作了兩年半,於2012年底公司結束了與台灣的業務合約,他是最後一個熄燈者。同事一個一個的調走,但他何去何從卻一波三折。從最早的日本然後變成韓國,最後改為可能到沙烏地阿拉伯或是埃及。中東國家政局不穩定而且對於美國人超不友善,我們有點替他担憂。 所幸承蒙公司副總多方推薦,決定調他回美東的喬治亞州接管一個據點。

在台東住了兩年半的兒子,中文、台語程度進步得讓我們刮目相看。他不但會故意學我的台灣國語,還會説原住民腔調的中文。 他説工作地方的台灣同事有不少原住民,剛開始他以為台灣同事故意裝那種腔調來陶侃他的美式中文,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原住民的腔調,久而久之,他也學會了那種腔。他的台語也說得嗄嗄叫,與兩位阿嬷都可以溝通,還被誇獎了一番。這是他在台灣工作最大的收獲。

當時兒子被調到台灣管理公司的業務,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會中文。他的專長是電機不是管理,但台灣要求派來的經理必須能了解及講中文。所以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在一個競爭的大公司裡,就怕沒有機會,有了機會,又能有所表現就能脫穎而出。兒子大概沒想到小時候恨之入骨的中文竟然是未來在職場上助他一臂之力的功臣!

在美國想陪養第二代,學父母親的母語,要花很大的心思。當年我們搬到伊利諾州時,為了讓孩子學中文,每週日必須開兩小時的來回車程到聖路易巿陪孩子上課。女兒很合作且十分用心學習,但是幼稚園的兒子十分抗拒;一到星期日不是肚子痛就是頭痛一直找藉口不上中文課,不過在我們的鐵腕政策下還是無法得逞,硬被我們帶到中文學校上課。

到了課堂他不是故意不專心上課就是搗蛋,吵隔壁的小朋友,要不就是趴在桌上假裝睡覺作消極的反抗,老師關照他,他也不甩老師。老師不得不向我們反應,害得我們面目無光,軟硬兼施也無法改變他的態度,差點就想放棄讓他學中文的意念。

幸好當時的校長雷霧白女士(Patricia Yeh) 要我們不用操心她有妙方可以治他。首先,她先與兒子溝通,問他為什麼不喜歡上中文課。兒子說他要與鄰居的小朋友玩,他討厭中文... 還有教室太熱會讓他想睡覺。 雷校長說,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學中文,你爸爸媽媽每星期天一定會帶你來中文學校,如果你真不想學也沒關係,你可以把座椅移到教室門口,你可以坐在那裏睡覺或做任何事。兒子聽完十分欣悅,馬上將座椅移到教室外,讓其他的小朋友看得羨慕的不得了。

第二週雷校長在他們班上安排一堂講故事的課,由她主講。由於故事十分有趣笑聲連連,兒子坐在門口聽得一清二楚,接著雷校長問小朋友故事的內容,答對的有獎。兒子竟然舉手搶著想回答。雷校長幾次故意裝著沒看到他,後來他急得大聲叫校長,校長就對他說只有坐在教室內的小朋友才能回答。識時務者為俊傑,兒子馬上把坐椅搬進教室內坐定。事後對中文課就逆來順受,不再那麼排斥。在聖路易士中華語文學校所學的中文的確奠定了他日後的中文根基,後來搬家到其它城市,插班進中文學校都能跟上進度。在此真的十分感謝雷霧白女士當年明智的處理。

兒子搬到東岸不到一星期就租好房子也買了車子。前段日子我還想飛過去陪他找房子及買車子,還好女兒告訴我弟弟向她抱怨我們老將他當成長不大的小孩一樣... 所以趕忙打消念頭。記得回台省親時,在家母及岳母的眼中我和秀珍即使年過半百也是被當成小孩一樣。 她們叮嚀我們天冷要多穿衣服,不要太晚回家等等。心裏感到好笑,但這是不能改變的定律:不管孩子的年齡多大他們永遠是你的「小」孩子。(林宗民於西雅圖 03/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