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3年3月10日 星期日

台中309反核遊行嘉年華

台中廢核大遊行今天(9日)下午登場,估計有超過1萬名民眾參與,分成親子等6個大隊,上街聲援反核。由於核四問題將交付人民公投,不少家長帶著家中的小孩,提起「非核家園」及「憤怒鳥」燈籠,為沒有投票權的下一代表達反核的心聲。

309全台廢核大遊行9日在北、中、南、東4地登場,台中的遊行隊伍分為親子、文創人、NGO團體、學生、同志等6個大隊,當反核戰鼓在下午近2時響起後,超過1萬名遊行群眾大聲呼喊「核電歸零、立即廢核」的口號,為遊行正式揭開序幕。『立即廢核!核電歸零!』

遊行隊伍中,許多人發揮創意表達廢核訴求,不僅自製看板,還帶著反核旗參與遊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親子大隊,許多家長帶著家中的小朋友,提著「廢核保平安」、「非核家園」及「憤怒鳥」燈籠,一起走上街頭聲援反核。

台中廢核遊行發言人許心欣表示,政府打算舉辦核四停建公投,但小朋友沒有投票權,只好提燈籠表達憤怒。她說:『因為接下來的核四公投,這些小朋友他們沒有權利去公投,可是這個危險的核四卻是攸關他們未來3、40年甚至上百年的危險計畫,他們完全沒有辦法去表達他們反核的心聲,所以小朋友要提憤怒鳥燈籠來表達他們對公投不滿的心情。』

抱著未滿3個月的小孩參與遊行的徐先生也表示,如果他今天沒有出面廢核,以後小孩長大可能會怨恨他們「為什麼沒有站出來反對這件事?」

台中廢核遊行隊伍在市府廣場集結後,廢核搖滾音樂會緊接著登場,一路唱到晚間9時,同時還有NGO團體舉辦的廢核講堂,提供素人公民上台表達反核心聲。﹝摘自台灣新聞﹞

299859_2919930414653_406700895_n 

很有創意的日曆廣告。

374519_577053775638307_1193790492_n

遊行隊伍組織分組,不希望政治人物介入。

599025_575870215756663_1131692330_n

遊行隊伍從市民廣場公益路沿著台灣大道走到市府廣場。

DSC_0404

市民廣場聚集來自各方參加遊行的人潮 SNG 轉播車來了好幾部。

DSC_0405

後來警方看情勢不對,管制禁止汽車進入公益路。

DSC_0409

參加遊行的民眾都好像是我每天在公園裡面見到的市民,自動自發參加星期六下午的公益遊行活動,許多人牽著狗攜家帶眷輕鬆的上街頭,謙卑的向政府表達內心的渴望。

DSC_0417

在車頂上表演人體彩繪者。

DSC_0423

何澄祥、曾朝榮、劉曜華、陳清福在市民廣場前留下見證。

DSC_0424

民間刁民之一的江慶洲,要我也拍下身上背包的反核字樣,他晚上還要去台北參加夜宿凱道的活動。

DSC_0447

在默契咖啡茶水供應站前,遇到林佳龍的老婆廖婉如提著憤怒鳥燈籠加入親子大隊。

DSC_0450

站在高處拍遊行隊伍的美女,很自然成為別人反拍的對象。

DSC_0451

辣妹在金錢豹酒店前拍照留念。

DSC_0454

三位小姐是負責隊伍安全的志工。

DSC_0463

從陸橋上看經過台灣大道與惠中路口的遊行隊伍。

DSC_0467

部份遊行隊伍經過陸橋。

DSC_0469

民眾要求與江昭儀合照。

DSC_0472

總指揮傅東森,很高興看到大家出現,完成他的心願。

DSC_0475

劉昭惠與劉曜華。

DSC_0486

默契咖啡陳致豪。

DSC_0515

李謁政與黃國書。

DSC_0495

市府廣場前聚集的民眾歡聲雷動。

DSC_0492

舞群到台上帶動大家「哈林跳」。

DSC_0496

年輕朋友戴著面具表現活力。

DSC_0501

參加遊行的美女愈多,遊行的效果會愈好。

DSC_0512

總指揮要群眾聽到核災警報聲之後,躺在地上模擬遍地死傷的狀況。

DSC_0485

眾多攝影人員到台上拍照現場。

心得

去年311也看過民間在電力公司前舉辦的反核遊行活動,今年的場面規模要大上了許多。其實這種遊行對於政府的決策部門一點影響也沒有,領導者一句傾聽人民的心聲,您們的意見我知道了,至於該怎麼做還是照原計畫進行。但是政府官員必須留意這些民意的走向,遊行抗議雖然沒有什麼效果,民間辦理活動的經驗和能量卻會慢慢的累積起來,政府如何對待人民,將來人民也會以其道還治其人之身,不要老是以為民可使由之,不必使知之,這樣就可以安穩的過日子。

遊行隊伍喊著:「我是人!我反核!」我也想喊:「我姓何!我反核!」其實應該有人喊出:「停建核四!懲奸除惡!」花了那麼多納稅人的冤枉錢,卻蓋不出一座讓人安心的核電廠,政府難道不應該追究失職人員的責任嗎?人民會質疑這是龐大的利益分贓共犯集團。

由棒球經典賽的球迷人數可以看到民間支持政府正面的政策,由反核遊行可以看到民間反對政府錯誤的政策,這種力量的爆發不容小看,從政者應該如何看待這股民意的發展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