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3年1月31日 星期四

楊世緘先生書法雅作

2013/01/31 前政務委員楊世緘先生練習書法有一段時日,答應要送給我的一幅書法雅作於今日中午送達。原本傷腦筋不知道應該懸掛在家中何處,結果發現尺寸剛好可以懸掛在進到屋內的玄關牆璧上,頓時讓這個空間產生不同景象的書香氣息。

楊先生寫的「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是取自唐朝詩人王維在「終南別業」詩中寫的:「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非常湊巧的與台中市文化局在中區舉辦「創意中區」活動,懸掛在在自由路原麥思多建築外牆上的大型畫作主題「雲起時」不謀而合,真的很有意思。

我不知道文人雅士在獲得名人墨寶時應該如何答謝?談到潤筆費真是難以啟齒,不過明日楊先生將會到台中來與我進行久未碰面的手談,從前我都很高興有「上級長官」﹝台語:送錢長官﹞於年節前到地方慰問百姓,這次可能要看狀況順便處理這項人情。

DSC_0636

楊世緘先生致贈的書法雅作。

DSC_0637

讓寒舍的入口處產生書香文藝氣息。

66

中正路自由路口懸掛的「創意中區」大型畫作「雲起時」。

唐 王維詩《終南別業》 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

終南別業 王維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這是唐朝王維的「終南別業」。「終南別業」就是他的輞川別墅。這首詩讀起來像是行雲流水,充滿了王維厭倦官場,隱居終南的愉悅心情。

王維從中年起,就對佛法非常傾心,一直到晚年,才獨居終南山下,靜靜的修心。
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當念頭一來時,便常常獨自山行,在物我兩忘的寂靜中,那種萬事了然於胸的境界,只有自己能心領神會。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當來到水的盡頭時,不妨席地而坐,仰看白雲出岫在藍天漂浮,一片寧靜祥和中,卻蘊含了無限的變化,勃勃的生機。一切都是那麼玄妙,那麼自由,在­清風白雲間,看起來好像什麼都沒有,其實什麼都有了。

送別 王維

下馬飲君酒,問君何所之?君言不得意,歸臥南山陲。但去莫復問,白雲無盡時。

我下馬請您喝一杯酒吧,問你這趟去何方?你說由於不得志,打算隱居到終南山邊。我不再向你細問了,只見山中的白雲悠悠沒有窮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