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3年7月19日 星期五

高中的總值星

高中一年級的時候,學校軍訓教官挑選了我們幾位同學接受總值星的訓練,所謂的總值星是在升降旗典禮的時候,站在司令台上面發號施令指揮學生們排好隊伍就定位,然後將學生部隊交給通常是校長的典禮主席,接著又站到旁邊當典禮司儀進行升降旗典禮,最後從主席手中收回學生部隊,站到司令台上面下令隊伍解散。

File0010

學校的升旗典禮。

總值星訓練從到屋頂平台大聲練習喊口令開始,要注重服裝儀容及各種標準動作,跑步、敬禮、向前後左右轉都要有模有樣。剛開始上台的時候,看到全校師生都站在台下,目光全部集中在自己的身上,真的是會很緊張,一緊張難免就會出錯,比如說把降旗典禮喊成升旗典禮引起笑聲就會很糗。

我人高馬大虎臂熊腰,站在司令台上不用麥克風喊口令,聲音大到要讓最後一排的學生聽得到,可以說是魔音穿腦威嚇全場讓最前面的學生震耳欲聾。這麼優秀表現的結果是讓學校每逢重大慶典的時候,一定要指派我出來擔任總值星掌控場面,直到高中三年級還不肯放過利用我的長處,這樣讓我成為全校無人不曉的風雲人物,可恨的是全校只有音樂老師不喜歡我的雄壯嗓音,讓我的音樂歌唱成績不及格。

高二的時候,教官指派我去台中護校參加全台中市高中學校總值星比賽,所有參賽的總值星只有我掛著眼鏡文質彬彬,比賽的時候要假裝面對台下五千人的部隊,我只要用平常心依照習慣性的標準指揮動作就完成任務了。不過卻發現有些學校的總值星在下達「立正」口令之後,還要補充一句「不要亂動!」或「不要講話!」,我這才發現我在學校指揮集合動作只要花一分鐘的時間,真是紀律嚴明動作確實。比賽結果我得了第二名,輸給第一名是因為對方有雙總值星,我掛著眼鏡,又沒有做出調整麥克風的動作,這要怪我在學校都沒有用過麥克風。

學校教官很有面子,但是回來後並沒有幫我記功公開表揚,雖然我的操行成績都已經超過一百分了。原來我去參加暑期澎湖戰鬥營回來之後,學校收到救國團一封由主任蔣經國署名的公文,說本校學生何澄祥在參加澎湖戰鬥營期間,屢次夜晚翻牆外出不聽警告,教官說我嚴重破壞校譽,要將我退學。天啊!怎麼會有這種莫需有的罪名?仔細回想可能是最後一天要結訓回家的時候,和一群人在學校涼亭等動作慢的人搭車,大家一起跨過及膝矮牆上車,然後有人過來詢問姓名登記。

在我的人生當中首度遇到這種顛倒是非黑白不分誇大事情的軍隊黑暗文化,我百口莫辯據理力爭絕非事實,教官說蔣經國不會說謊話,又找不到已經解散臨時編組澎湖戰鬥營的長官出面證明,最後還要勞動老爸到學校聽訓記過了事。這件事情讓我得到很大的教訓,一定要小心不要落人把柄,否則會被很冤枉的整死。畢業之後每次遇到教官一定重提此事,要向教官討回一個公道,逼得教官悔過說他當時也是不得已的,畢竟當年沒有人敢去說蔣經國的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