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3年7月15日 星期一

好自為之

61791_692787060747884_859621837_n

這幾天有關陸軍下士洪仲丘被關禁閉猝死的案件鬧得沸沸揚揚,這種事情和校園裡面發生學生霸凌的狀況一樣,是一種整體性的國家社會問題,很難用討論及祈禱的方式簡單去解決,身為過來人的立場只能奉勸大家「好自為之!」因為所有的環境及人性都很險惡,要靠自己的力量去避免災難。

當年在成功嶺大專學生集訓的時候,大家都被操練得很辛苦,所謂:「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學員們對長官的要求只能回答是或不是,沒有任何理由,因為軍隊就是要訓練軍人服從命令,即使明知硬著頭皮上戰場會被敵人打死,也只好訓練自己的反應及戰技,盡量打死敵人而不是被敵人打死,絕對不能違抗命令說我不願意去打仗。

成功嶺訓練到一半會舉行「榮團會」,長官們會很誠懇的說明在「榮團會」上請學員們盡量提出訓練單位的缺失,作為以後訓練方法的改善目標。稍微有一點頭腦的人都知道這是一個陷阱,讓沒有警覺性的人跳出來成為標靶,使長官知道誰是心存不滿的問題人員。在營房睡在我隔壁的一位學員,會議中逮到機會暢所欲言,把連上幹部的各種管教方式一一提出來檢討大吐怨氣。當天晚上熄燈就寢的時候,幾個班長就叫他著裝下床,帶到外面加強訓練,回來之後整個晚上都聽到他躲在棉被裡面哭泣。

在金門服役的時候,有位新兵在晚上在快要就寢的時刻,來到我管轄的碉堡寢室報到,大家都已經躺在床鋪上準備睡覺了,就交代新兵自己去找個床位安頓,然後我問了一句話:「你自己知道應該怎麼辦吧?」新兵大聲回答:「報告!我知道!」沒有想到新兵放好行李,就在床鋪前面開始自我體罰,使出伏地挺身、交互蹲跳等動作表演起來,或許他是聽過太多部隊裡面老兵欺負菜鳥的故事,搞得我滿頭霧水才明白他早就有被欺負的心理準備,只好罵他:「少在那邊發神經了,趕快去睡!」

軍隊裡面發生的各種奇奇怪怪的情太多了,比起社會上遇到的事情還要嚴重,因為在軍隊裡面有階級、有不能違抗命令的軍法伺候,任何事情都「可大可小」全看自己本身如何去應付。

當年我在陸軍旅部的通信中心工作,看過許多機密資料,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自己統計得知,一個師駐防金門的二年期間,大約有一個連的人員一百多人死亡,這裡面沒有一個人是因為作戰死亡,都是因為意外而死,有暴行犯上、彈藥爆炸、誤擊中彈等等,其中我認識的死者就有多名。當年在外島服役的士兵死亡之後,其遺體或骨灰只能就地安葬不能送回本島,家屬也無從得知真正的死因,大都是收到軍方通知貴子弟在金門服役因公英勇殉職之類。那是多麼無可奈何的年代,很多人退伍之後在等船回台灣的那幾天,走出碉堡上廁所都要把鋼盔戴上,惟恐真的倒楣被突如其來的宣傳砲彈打到。

在旅部服役的大專兵很多,據我所知在退伍之前都曾經因各種理由被剃光頭關在禁閉室過,本人最得意的是全部被關完了,只有我沒有被關過。我還特別先去拜託管禁閉室的老士官長,萬一落在他的手中時請特別照顧一下,沒有想到老士官長對旅部的生態非常了解,他說:「放心好了!絕對不會關到你的!」嘿!嘿!本人表現卓越威名在外深受部隊長官器重,連老士官長都看在眼裡,各位入伍的弟兄們,還是請大家「好自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