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3年7月16日 星期二

我是怎樣當兵的

從前的大學畢業生服兵役只要一年的時間,而且當的是少尉預官,到了我們出生於民國38年次的以後,服役期間要二年,大學畢業預官要用考的。當我大學畢業的時候就決定「要當最大的兵,不要當最小的官。」

我很早就開始當兵,讀書的時候參加過幾次救國團與軍方合辦的「海上戰鬥營」搭登陸艦出海遊玩,又參加過「澎湖戰鬥營」及「金門戰鬥營」,那是真的換上軍服住在營區有如小型的新兵訓練中心。成功嶺大專學生集訓是我受過最嚴格軍事訓練的地方,基本上所有當兵的基本知識都已經訓練完成,當年我已經可以帶著照相機幫連隊拍照做記錄混日子,結訓時獲得全營三民主義論文比賽冠軍獎狀回家。

畢業後先受一個月的大專兵訓練,入伍時我申請身體健康複檢,在確定是否能夠當兵的一個星期時,不能正式編入部隊名單受訓,只好每天在連上幫忙做文書工作,協助班長整理文件,連長偶而還騎著機車帶我出去玩,等確定要正式當兵時,連上長官已經不知道要如何訓練我了。

結訓後很高興的抽到要去台北的衛戍師報到,誰知道一頭就栽到正在進行營測驗演習的部隊,舉目無親莫名其妙的在山上行軍受苦一個月。營測驗結束之後等著休演習假,卻被排長硬逼著去接受師部幹訓班的嚴格訓練,當隊長訓話要求受不了艱苦訓練的人員舉手時,只有我一個人勇敢的舉手承認自己不堪折磨,隊長解散部隊留我下來,苦口婆心的解釋若我退訓會害送我受訓的營長記過,我不忍心傷害職業軍人的前途,勉為其難的留下來。

幹訓班的訓練簡直是缺乏人性,犯錯的人除了用軍紀操大刑伺候之外,還要全副武裝跳到化糞池接受洗禮,嚇得我跑去和隊長理論,說「愛的教育,鐵的紀律。」沒有人用這樣玩的,再玩下去,我會跑到附近的行政院找蔣經國院長評理,隊長從善如流取消了這種酷刑,後來我就被推選為第一任的實習連長,出操的時候都是跟著部隊在旁邊晃。結訓之前隊長來找我說抱歉,他只能給我第二名畢業,因為第一名的人學科術科成績都特別好,我當然不會計較。

可憐的是幹訓班結訓的時候,部隊已經移防到金門去了,我們的結訓典禮是在搶灘登陸之後草草了事,我的演習假和結訓假全部都泡湯了,也從舊單位被調到旅部連去報到。剛報到時沒有被分配正式職務,看連上出操站在旁邊偷笑,連長很生氣的找我麻煩,要我上去帶隊表演一下,我要大家配合口令出操,力求整齊劃一動作漂亮,不要咬牙切齒用力過猛,結果這樣出去比賽就得勝獲獎回來。連長調職之前找我商量,要我把晉升下士的機會讓給連上老兵優先,我說這是面子問題堅持不肯,結果我從一等兵直接升到下士,當了一年五個月長時間的下士,果然是最大的兵。

早上掃地的時候,政戰處長看我沒有動手,找我過去臭罵一頓,後來旅朝會被輔導長指定上台演講,我把講稿全部背了起來,剛好遇到旅朝會時濃霧瀰漫伸手不見五指,只聽到我在台上滔滔不絕,輔導長告訴政戰處長說今天的演講者是我,處長就找我去商量擔任政戰教官的可行性。

我在通信中心將台灣每天用飛機寄來的現金袋金額統計分析,推算全金防部的駐軍每個月會從家裡收到多少錢,拿給政戰處長到金防部開會的時候報告。又製造餐廳每張桌子上面補蠅紙抓到蒼蠅數量的月報表,搞到金防部要求每個單位都要提供這種資料出來,政戰處長因此和我推心置腹,沒有人會找我麻煩。

我又被叫去管財務,師部有一筆經費要發給營部設置對空監視哨的演練裝備,師部要求營部將收據做好之後申請核銷才給錢,營部說不給錢怎麼去採購拿收據?雙方僵持在這個節骨眼,讓我旅部卡在中間不能解決,後來我到街上找到空白收據,將各項憑證依規定做好之後送到師部,師部很快的把錢撥交下來,我通知營部過來領錢,同時交代不必再拿憑證過來了。營長打電話過來派吉普車接我去營部吃狗肉,在旁邊打雜的有我當少尉預官的同學,還好我沒有去當最小的官。

旅部的行政費用金額不多,但是前後任旅長在交接的時候就已經透支難以弭補,我差一點就被誤導造假帳,不得已只好到師部找師長為他的旅長擦屁股,師長竟居然給錢補貼部分,我向新旅長保證會在退伍前會管控到帳簿變成藍字,但是要聽我的。後來有長官拿著旅長簽字的紙條要向我領錢被我回絕,氣得他回去向旅長告狀,旅長只能說都由我來決定。

旅部連的大專兵很容易因為工作出差錯就會被抓去關禁閉,例如總機接電話的反應不夠機警,站衛兵的時候偷懶,甚至是養的狼犬太兇不讓旅長靠近,都有可能立刻被抓去處罰,而我能夠平安無事的原因在於反應快速,平常的表現優良。

我的上一篇文章「好自為之」要說明的是在團體生活當中,要靠自己的力量求生存,這篇文章是舉例說明,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我一樣膽大妄為,不過可以體會一下其中的奧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