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0年6月10日 星期四

忘年之交

我在初中時期認識了二個人,一位是來自非洲肯亞的黑人 MWANGI NGANGA 先生,一位是在榮工處服務的曾先生。

非洲友人

NGANGA 先生當年到台中的職訓中心受訓,他只會說英語,每次都到店裡找我聊天,我記不得很多細節,但是時光背景永遠忘不了,因為那時候的台中戲院正在放映轟動全省的「梁山伯與祝英台」。我們坐在店裡面就看到排隊買票的觀眾排到自由路的馬路上了。

我猜想 NGANGA 先生學成歸國之後,應該會在肯亞的政府單位擔任重要的職務。

File0001

File0002

曾先生是一位學有所成的工程師,在我初中時期的他算是一位專業人員,他常常在晚上到店裡溜搭,帶我出去吃日本料理陪他天南地北的聊天,維持一段很長的時間,幾度他到遠地工作,回來又來找我,直到最後才失去聯繫。我忘記他的姓名,但是我會永遠記得他與我相處的這段經歷。

台灣在經濟成長的過程中,也協助落後國家的職業教育訓練,台中工業區的職業訓練中心也扮演很重要的角色。高速公路跨越濁水溪的大橋是向沙烏地阿拉伯貸款興建的,因此也有許多沙烏地阿拉伯人到職業訓練中心上課,麥思多賣的是豬肉漢堡,卻被信奉回教不知情的學員們給吃進肚子裡面了。

我在店門口的落地玻璃上面用全開的手繪海報歡迎阿拉伯的客人,上面畫著一個阿拉伯人面向機尾坐在飛機上面,還請學員用阿拉文寫上歡迎光臨的文字。結果接到沙烏地阿拉伯大使館的電話,希望我將海報賣給他們,我很納悶他們是因為喜歡還是不喜歡才說要買的,結果說是圖畫有不敬的意思。由這一點就可以了解回教徒很注重規矩,不可以隨便開玩笑,否則就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可是據說來受訓的學員們,最後全部都得到花柳病被遣送回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