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0年6月4日 星期五

何澄祥童年篇

File0001

在很多親友的記憶當中,何澄祥小時候是一位調皮搗蛋的男孩子,讓大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天到晚穿著雨鞋跑來跑去。上面這張照片是在中正路繼光街的聯福糖果行門口,和二姐何秀滿合照的,即使破損不堪,仍然是見證我小時候的一段故事。大家不知道的是整天穿著雨鞋的腳會很臭,還有我到小學一年級還是穿著雨鞋上學,還踩著泥水跳到教室的桌子上蓋印章,當老師要處罰我的時候,驚動高我二個年級的三姐何秀琴過來幫我向老師求情。

小的時候身為男孩在父母的期盼中出生,而且戰後家裡做生意漸有起色,我成為家中的無敵小霸王,不知天高地厚胡作非為到處找麻煩,家裡的人知道我是父親的心頭肉,所以很多事都要讓我。只有在出了大紕漏的時候,父親出手就是轟動武林震驚萬教的打法,我是家裡面唯一會被用繩子綁在樓梯頭用籐條鞭打的小孩,我想應該是做了十惡不赦的壞事吧,比如說拿小剪刀往三姐的背上刺下去,然後畏罪潛逃不知去向後被逮捕歸案。刑罰的時候,旁邊的人都勸我要向父親認罪,說以後不敢了,我就是咬緊牙根只哭號不說話,然後看著一群三姑六婆向父親求情,直到父親打累了,鬆綁之後讓大家不停的安慰和驗傷治療。事實上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是聰明活潑可愛,長大之後很少看到比我還會胡鬧的小孩子,所以晚輩們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堂兄弟當中只有何明雄堂兄的鬼點子比我還多,比如說拿鉛字蓋在報紙的學校錄取名單上,讓人家空歡喜一場,寫小紙條假裝女孩子約人家去電影院相會,買竊聽器錄音,或在電話線上接分機偷聽我和老婆婚前的談情說愛,到清泉崗高爾夫球場的吃角子老虎機器動手腳贏錢。往生之前在病床上將鑰匙丟在地上,說我要死掉了,不改一生的頑皮習性。但是我也看到他吃虧的時候,有一次他的肚子不舒服,急著要上廁所,樓上的小孩子聽到三叔來了,全部跑到廁所裡面反鎖躲起來,說甚麼也不肯打開,就看見他夾著屁股臉色發青的走開,大概是去換褲子了吧。

幼稚園畢業照

想不到我還能找到這一張1955年幼稚園的畢業照,但是搞不清楚我在何處。

File0047

File0011

File0049

騎自行車送我上學的廖瑞章先生

DSC_0027

出席何珮甄歸寧喜宴的廖瑞章先生

File0054

與廖瑞章先生同年代的陳敏鼓先生

DSC_0029

出席何珮甄歸寧喜宴的陳敏鼓夫妻

陳敏鼓先生和廖瑞章先生是我童年時期的左右護法,也是父母親店裡的男性總管,他們都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到家裡來幫忙,當完兵又回來,然後結婚生子一段時間才離開自行創業。這麼多年以來好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樣,經常會到家裡來陪著母親聊天,吃東西打沒有規則的麻將消遣時間。

人生很像是一場戲,就這樣一幕一幕的出現,你記得也好,不記得也沒有甚麼關係,只是在心中我們都擁有那一份記憶,而我卻設法讓那一份記憶不要消失。人的生命比起人類的歷史要渺小許多,一陣雲煙很快的就會消失無影,我們沒有辦法創造出影響人類永恆的功績,卻可以嘗試在生活的空間,自得其樂的遊戲人間。很早以前我就告訴我的二個女兒,我不會想要留下很多金錢財富給她們,我只想要留下文字紀載和照片給她們,如果後代子孫們想知道先人的思想及一些事跡,她們會擁有比其他家庭更豐富的文化資產。我還沒有做得很完整,但是我已經做很久了,希望有一天大家會以此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