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0年6月4日 星期五

當兵的回憶幹訓班及金門篇

長城幹部訓練班

營測驗結束之後,部隊回到營區休息並輪流休假,我是新兵理所當然的讓老兵先休假,我留在營房很努力保養槍械,將長滿鐵鏽的槍管用鞋帶來回擦拭恢復原狀。三天之後老兵銷假回營,我滿心歡喜的等待換我回家休假。這個時候排長過來找我,通知我去參加幹訓班,也就是俗稱的士官隊受訓,我說我不想去受訓,因為以我的條件是不可能留在步兵連裡面的,送我去受訓也不可能回來當班長的。排長說從前也有人說過這種話,但是人還是回來,我說我是不一樣的人。排長最後拿出來連上的弟兄名冊,問我認為誰最適合去受訓?當時衛戍師的編制缺額很多人手不足,連上弟兄不是快要退伍就是只有國小程度的學歷,看來看去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我很可憐的被取消休假的機會,帶著行李坐上卡車開往信義路的營區,也就是現在中正紀念堂的原址。下車報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震撼教育,趴在地上仆伏前進先操個半死,所有的區隊長都是冷血無情跆拳道的高手,恨鐵不成鋼躍躍欲試的想要把我們徹底改造,而隊長金偉少校是海龍蛙人特戰出身的殺手,羊入虎口快要完蛋了。

隊長召集部隊先來個精神訓話,慷慨激昂的說明這個部隊的光榮歷史,訓練精良可以頂天立地,只要熬得過嚴格的訓練,將來前途一定無可限量。如果有任何人自認沒有辦法承受這樣的要求,現在就可以站出來要求退訓。我想隊長說話的用意是要鼓勵受訓的弟兄勇於接受考驗,千萬沒有想到我是一位遵守規定的好學生,既然隊長已經開口讓我們可以選擇退訓的方案,我就不客氣的舉手表示自認沒有這個能力接受如此偉大的考驗,讓我走吧!

隊長應該是嚇了一跳,立刻下令部隊解散,叫我過去找他。和顏悅色的問我為什麼要退訓?我說隊長講得那麼嚴重,我想我嬌生慣養可能沒有辦法達到幹訓班的要求。隊長說,你是營長選派過來受訓的,如果你退訓的話,營長會被記過。我說營長是職業軍人,萬一為了我的因素被記過,豈不是影響到他的錦繡前程?這樣子怎麼過意得去?隊長說,你看著辦吧!我說,好吧!我留下來不退訓了。回頭隊長交代給各區隊長一個訊息,何澄祥的身體健康不好,不要讓他操過頭。嘿嘿!我保有法律的追訴權,隨時不爽都可以要求退訓。

幹訓班的訓練真的很嚴格,雙手握拳伏地挺身是家常便飯,拳頭骨輪都磨到長厚繭還引以為榮,最嚴厲的是違規被處罰的軍紀操,體能的磨練算是小事,最後一個處罰竟然是跳到化糞池裡面,再用鋼盔裝著從頭上淋下。我很少見過這麼大的陣仗,心中期期以為不可,因此甘冒越級報告之大不諱,直闖隊長辦公室理論,所謂愛的教育、鐵的紀律當中,有這種凌辱的訓練方式嗎?如果再有這種事情發生,我將會跑到對面的行政院,直接向行政院長蔣經國先生報告,請他評評理。金偉隊長從善如流制止了這種種懲罰方式,又投訴輔導長信件檢查之後都不將信封回,隊長找來輔導長當面問他,我的信件你檢不檢查?

幹訓班的開訓典禮中,100 旅旅長戴卓先生前來參加,我請他將我調走,他說到幹訓班受訓很好啊!結訓之後就升為士官了,氣死我了。受訓的第四個星期,班上弟兄推選我為第一任實習連長,從此一個星期早晚點名都是由我主持,出操的時候我都走在隊伍的外側自由活動,特權可以延續到結訓。幹訓班的訓練時間為十二星期,後來先移防到嘉義大林,準備移防到金門。隊長指定我去製作弟兄們的運動制服,沒事就要出差到嘉義和廠商聯繫,非常忙碌。那套運動服非常好看,晚上又可以當睡衣,只是我一移防到金門就被有眼光的人偷走了。

本來部隊若是一直駐防在台灣,結訓之後我大概會失蹤一個月,因為原單位我已經調出,新單位又還沒有報到,沒有人會主動追查我在做甚麼,這就是部隊的行事風格。可恨的是幹訓班成為三十四師最後一批移防金門的單位,下船來到碼頭就舉行結訓典禮,於是我們應該有的結訓假又泡湯了。結訓之前隊長向我說聲抱歉,因為種種原因沒有辦法讓我獲得第一名結訓的榮譽,退而求其次好不好?我當然沒有任何意見。自從入伍之後諸事不順,一直受到控制煎熬,到此終於告一個段落,接下來又是另一個故事。

File0005

幹訓班隊長金偉少校

File0035

File0034

金門服役

到達金門之後就向一百旅的旅部連報到,一開始沒有甚麼事情可做,在營區到處閒逛,政戰處長看不順眼就找我的麻煩。有一天輔導長交代我要在旅朝會演講「國民革命軍之父」,我看別人都照著稿子念,就決定不要用演講稿表現一下。旅朝會清晨剛好產生濃霧,如果帶著演講稿也會看不見文字,我上台就滔滔不絕的開始演講,講到看不見我身影的處長問輔導長是誰在演講?答曰:是何澄祥。慢慢的濃霧散開,我的樣子出現,還在嘴裡嘰哩哇啦的口沫橫飛,再經過幾次考驗之後,政戰處長將我列入推廣政戰工作的重要教官之一,從此有事好商量。

又有一天,連上在操練團隊莒拳、刺槍等戰技項目,我在旁邊觀看的表情或許引起連長的不悅,過來向我挑戰我的指揮能力。我也抱持恭敬不如從命的精神接手上台,先向各位弟兄請求全力配合,再告訴大家團隊表演的秘訣在於整齊劃一,看起來力道十足卻不是真的使出全力,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確實做到。連長或許不知道我在幹訓班不是白混的,沒有三兩三怎敢上梁山。在我的努力調教之下,再度演練就不同凡響,幾度調教之下出國比賽就得冠軍。從此連長就不太願意惹我,在他調職的前夕找我過去商量,希望我能夠讓其他等候多時的人先晉升下士,而我當仁不讓拒絕配合,連長只好說讓接任的新連長去處理好了,我轉身就去找負責人事的行政士,溫柔的表示如果他忘記將我提報,可能會有不可預期的後果發生。結果我從入伍的一等兵階級,直接就懸掛下士的臂章,達成當初我不想當最小的官,要當最大的兵的願望。

參謀無大小,在旅部當參謀有個好處,官階不大卻是代表旅長督導下級業務,所以會有營長打電話過來請我去吃狗肉,我就請他派車來接,到營部當座上賓,不瞞您說,現場負責招待端菜端酒的是我考上預官的大學同學。

有一次師部要求營部建造對空射擊靶,營部請求師部先將經費撥下,師部要求營部將收據報上請款,旅部夾在中間不知如何是好。我就到街上向商店要一些空白的收據,幫忙營部將資料處理完畢送到師部,把師部撥下來的錢交給營部,營部說要補送收據資料,我說免了,辦事情那有這樣自找麻煩的。

後來旅長找我去管理旅部行政費用,經費雖然不多但卻是透支紅色帳簿,原因是旅長每次都會帶著副旅長和政戰處長出去吃飯應酬,找我的原因是我會先墊錢處理。軍隊裡面的紅色帳簿和槍枝生鏽一樣,被上級查到會加以處罰的,旅長調職之後由副旅長調升旅長,我先到師部問上級此事該如何處理?師部竟然交給我一本空白帳簿要我重寫,我也傻傻的整理成藍色帳簿,請副旅長及政戰處長簽名,離職的旅長簽名由我代勞。事後我覺得很不對勁,政戰處長也認為不妥,於是我親自去找師長,說你的旅長搞的烏龍,請你想辦法拿一些錢出來擺平,在金門當師長應該有不少外快,真的拿錢給我補貼差額,不過金額仍然不足。我就向新旅長保證在我退伍之前會將帳簿轉虧為盈,但是我要有權利決定是否應該花錢。後來有些主管拿著旅長簽可的簽呈要找我拿錢,被我拒絕之後向旅長投訴,旅長無可奈何的說以我的做法為主。最後我想盡辦法調度,包括威脅政戰處長將政戰處的福利金轉一些過來使用,終於漂亮的達成任務。

新旅長很兇,旅部連的大專兵全部都因為犯錯而被他下令剃光頭關禁閉,我的命運也岌岌可危,於是未雨綢繆的去找管理禁閉室的老士官長請求多加關照,老士官長一聽,口氣堅定的說,放心!全部都關完了也不會關到你。咦?莫非連老士官長都看得出來我有多少能耐?

File0017

陸軍三十四師一百旅旅長戴卓上校及何澄祥在金門太湖合影

File0019

旅長與旅部參謀士合影

File0008

政戰處長、副旅長、何澄祥

File0007

政戰處長及何澄祥

File0009

旅監察官

File0010

連輔導長

File0012

旅作戰官

File0018

通信排排長

File0006

何澄祥、林金灥、曾立志

File0011

File0013

何澄祥在金門牧馬場騎馬

File0016

仿 M-16 國造 65 式突擊步槍

File0015

安全士官服裝

File0014

戰鬥服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