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0年5月29日 星期六

長得美醜不要緊,但是不可以隨便出門嚇人

呼叫何郁欣過來找我,剛好她正在房間內敷臉護膚,要做新娘子了,當然要以最美好的一面出現,不過當她敷著面膜過來還是讓我吃了一驚。所以無論如何,尤其是在自己最親密的愛人前面,一定要準備妥當才可以出現。不要學我這個年老皮厚的老爸,甚麼打呼、放屁、挖鼻屎的毛病都毫無禁忌,從前放屁之後還會問旁人有沒有聞到烤麵包的味道?現在只要我一提到烤麵包的香味,眾人就驚恐的鳥獸散。

曾經有久居國外的友人,回國後告訴我,街上的女孩子為什麼大部分都在眼睛上裝著假睫毛,化妝之後人人看起來的面貌都差不多?我想大概這就是流行吧。

我的女兒曾經懷疑父母都有雙眼皮,為何她們卻有著單眼皮?一般的女孩子遇到這種狀況一定毫不猶豫的去整容割雙眼皮,但是何郁欣的想法不同,她認為芸芸眾生當中能夠擁有純種單眼皮的美女已經有如鳳毛麟角非常稀有,保護都來不及了,怎麼會有可能讓它絕種?與眾不同的眼皮反而讓她覺得很珍貴又驕傲。

優點不說沒有人知道,所以老爸要製作專輯介紹女兒的丹鳳眼,請大家比較一下這種單眼皮的差異性,如果有一天女性美的流行潮流換成這種樣式,整形美容的醫師可能會傷透腦筋,割雙眼皮很容易,整形成單眼皮恐怕會很困難。

展現的照片都是在女兒欣然同意之下刊登的。

DSC_0007 

叢林女王的造型

DSC_0008

凸顯眼睛部位

DSC_00611

稀有的單眼皮拍照存證列入保護

傷痕實驗

美國科研人員進行過一項有趣的心理學實驗,名曰「傷痕實驗」。他們向參與其中的志願者宣稱,該實驗旨在觀察人們對身體有缺陷的陌生人作何反應,尤其是面部有傷痕的人。每位志願者都被安排在沒有鏡子的小房間裡,由好萊塢的專業化妝師在其左臉做出一道血肉模糊、觸目驚心的傷痕。志願者被允許用一面小鏡子照照化妝的效果後,鏡子就被拿走了。

關鍵的是最後一步,化妝師表示需要在傷痕表面再塗一層粉末,以防止它被不小心擦掉。實際上,化妝師用紙巾偷偷抹掉了化妝的痕跡。對此毫不知情的志願者,被派往各醫院的候診室,

他們的任務就是觀察人們對其面部傷痕的反應。規定的時間到了,返回的志願者竟無一例外地敘述了相同的感受:人們對他們總是盯著他們的臉看,而且比以往粗魯無理、不友好!可是實際上,他們的臉上與往常並無二致,什麼也沒有不同;他們之所以得出那樣的結論,看來是錯誤的自我認知影響了他們的判斷。這真是一個發人深省的實驗。原來,一個人內心怎樣看待自己,在外界就能感受到怎樣的眼光。同時,這個實驗也從一個側面驗證了一句西方格言:「別人是以你看待自己的方式看待你。」不是嗎?

一個從容的人,感受到的多是平和的眼光;一個自卑的人,感受到的多是歧視的眼光;一個和善的人,感受到的多是友好的眼光;一個叛逆的人,感受到的多是挑惕的眼光…。可以說,有什麼樣的內心世界,就有什麼樣的外界眼光。如此看來,一個人若是長期抱怨自己的處境,冷漠、不公、缺少陽光,那就說明,真正出問題的,正是他自己的內心世界,是他對自我的認知出了偏差。這個時候,需要改變的,正是自己的內心;而內心的世界一旦改善,身外的處境必然隨之好轉。畢竟,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你自己,才能決定別人看你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