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0年5月26日 星期三

往事就是我的安慰

當我還在想著自己的結婚相片放在何處的時候,昨天晚上大女兒何郁欣突然遞交給我一張 CD 光碟片,說是她在2003年的時候,從我書房的櫥櫃當中找到一堆相片,就利用我的電腦設備掃描儲存起來,可能是她要找尋在婚禮中所要的成長照片,所以又被翻了出來。

在我開始撰寫遊記和數位相機出現之前,我有太多的照片沒有辦法去整理,如果要一張張的掃描儲存也是一件艱辛的大工程,沒有想到女兒竟然會受到父親的影響,主動的去補足這一項工作。這些資料相片包括二位女兒在成長過程當中的生活點滴,也是在我的記憶當中幾乎快要被遺忘的部分,當再度翻閱過去的種種影像,逐一探討相關的人事物,心中忍不住就哼唱起「往事就是我的安慰」這首歌曲。

舊照片當中最讓我最欣慰的就是又看到老婆大人年輕貌美的樣子,證明當年我的眼光獨到,娶到一位可以觀賞多年永不厭倦的配偶,本來我們講好要生下12個小孩的,結果事與願違,頭胎和第二胎相隔11年,考慮到要生12個小孩可能會沒完沒了,所以就草草了事。現在找出了當年結婚的照片,剛好大女兒也要結婚了,二代的婚姻大事可以做個對照比較,想當年我有個理論,就是我們結婚之後,小孩子的外表要像媽媽一樣漂亮,頭腦要像爸爸一樣聰明,只是好像又猜顛倒了。哈!哈!開玩笑的,心肝和寶貝二位女兒不要生氣。

0011

1978年12月9日,何澄祥與黃佳齡結婚。

1061

在中正路二樓家中客廳親友合照

DSC_0036

2010/05/16,何侑恩和姊姊何郁欣在高雄小貝貝的婚宴上合照,從人類遺傳學要研究這個問題,為什麼 A+B 的結果不等於 A 或 B 而是 C 及 D ,但是 C 及 D 生產相隔多年仍然會很相似。

在此提到二個小故事,第一、何郁欣就讀中學的時候,母親到學校去接她,老師問那個人是妳母親嗎?何郁欣說是的,老師心中充滿疑惑再問,親生的嗎?後來看到爸爸的樣子才恍然大悟。第二,何侑恩的高中老師問同學們,有誰在家裡會和家人擁抱?連她在內班上只有四個同學舉手,大家以為何侑恩去過南非讀書,所以比較洋化。其實何侑恩常跟我抱怨她心中有個永遠的痛,有一次我到育仁小學接她放學回家,我站在操場旁邊看她走過來,就張開手臂等著給她一個擁抱,結果她不願意被同學及老師發現我們父女愛的小秘密怕被取笑,這件事情讓她永難忘懷。其實我們父女到今天為止還是經常擁抱,甚至當我專心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時,何侑恩會雙手插腰站在電視機旁邊抖腳向我示威,意思就是要我站起來給她一個擁抱,我太喜歡享受這種默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