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清晨的公園

家住在公園對面,擁有廣闊的休閒空間,每天都可以看見來自四處的居民到公園活動,一大早就有許多人不是繞著外圍走路,就是在公園內參加各種的體操運動,鄰居們還會在涼棚下聚會,輕鬆的聊天看報買攤販提供的蔬菜食品,時而餵食在公園內的狗兒及跳來跳去的松鼠。

我們家裡的飛天狗「Tiger」每次都會趁著我開車出門的時候跑到公園散步,不僅跟狗也和鄰居打招呼,玩累了就爬圍牆回到家裡。住在公園對面等於是有許多人義務當我們的眼線,隨時都有人看著家人的進出,及注意是否有異常發生。有次家人全體出外用餐,屋內在天黑後沒有及時打開電燈,就有朋友打電話關心是否有事?包括母親午覺醒來發現我不在家,都會有人可以告知我在什麼時間開車出去。如果有陌生人在附近鬼頭鬼腦行為詭異,肯定是會被發現的。

前天上午七時,我帶著 Tiger 到公園走動,看到松鼠在休息區的樹上跑來跑去,鄰居們都知道這幾隻松鼠的生態,拍拍樹幹就通知松鼠下來吃餅乾,人和動物和平相處其樂融融。這讓我想起小的時候,身為頑童的遊戲方式,大家只要看到飛禽走獸一定是和看到共匪一樣想盡辦法立即消滅,大家的武器有彈弓、飛箭、空氣槍、木棍等等,空中、陸地、水底的生物無一倖免。

到金門服役的時候並沒有改變狀況,我一開始在碉堡裡面先點上蚊香,各位一定沒有那種經驗看到蚊子如同下雨一樣掉落在我的信紙上面,我將蚊子包起來寄出去嚇朋友。接著我用老鼠夾每天在碉堡內抓到一隻老鼠,很難相信怎麼會有那麼多老鼠在營區裡面出沒?這一生當中最不可思議的經驗是在碉堡裡面經常被蚊蟲咬,有一次下定決心買了一罐殺蟲劑,拿開棉被噴在床的木板上面,居然殺死了千百隻的跳蚤出現在木板四周,想起每天都睡在跳蚤堆中真是可怕。

在營區我們養雞、養狗、養豬、用糞肥種菜,洗澡要拿臉盆走到山下的水井邊,連同內衣褲及襪子一起洗好。營區的狗跑到別的營區就會被宰掉,同樣自己營區的母狗發情引來外地的狗進來,保證就會成為最佳的補品。每次整理倉庫的時候,老士官們就會在倉庫外面圍捕吃得肥胖的老鼠,煮出來的三杯鼠肉聽說是天下美味極品。

金防部還會要求各單位殺蒼蠅、抓麻雀,收集麻雀腳到上級單位驗收成果,可見我一生當中受過最嚴格的訓練,就是如何殺人放火消滅各種有害生物,內心潛在的邪惡思想真的非常恐怖。在兒童公園看到動物和人能夠平安共處,時代已經進步很多。

123

住家和兒童公園的衛星圖。

DSC_0107

松鼠在樹上玩耍。

DSC_0077

松鼠偶而也會來到人的身邊。

DSC_0087

四維國小的家長騎機車送小孩上學。

DSC_0094

公園裡做早操的婦女。

DSC_0097

打太極拳的先生們。

DSC_0104

按摩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