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1年2月28日 星期一

真相

Taichung 2050 提到...

很多事情保有朦朧美麗的記憶,總比赤裸裸揭開殘酷的歷史真相還要可愛。

這句話很有意思,可愛似乎變成一個討喜的名詞,用以遮掩殘酷的真相。事情還是要回到原點,誰有能力讓歷史真相變得如此不堪呢?還是回到動機論才能讓我們後代有機會在不斷的翻案中,找出元凶。

可愛有時候只是一時的狀態,也可能只是造神運動的文宣,隨著時間與歷史演化,可愛也會顯現猙獰的面目。如果我們只願意沉淪於可愛的包裝,歷史終將把我們吞噬。

我說...

有個人上酒店,在醉意中帶了一位美女回去睡覺,等酒意稍退在燈光下發現她長得十分抱歉,只好用枕頭壓住她的臉辦事,女的直呼:「我快被悶死了!」男的說:「我寧可讓妳悶死!也不要讓我嚇死!」誰有能力讓歷史真相變得如此不堪呢?元凶何在?

八二三炮戰的時候,有位士兵奉命開車運送彈藥前往陣地,途中遇猛烈砲擊非常危險,他心中害怕就停車躲到車下,後來想到車上都是彈藥,被砲彈擊中也是難逃一死,於是硬著頭皮回到車上繼續前進。

附近剛好有位政工軍官在場看到了這個情形,他就記下了車號將事情向上級報告,極力稱讚這位士兵在槍林彈雨之下運送補給到前線,中途遇到車輛故障仍然不顧生命危險立即搶修後繼續前進,值得歌頌作為三軍表率,於是這位士兵就成為戰鬥英雄被送回台灣到處接受表揚,至於真相將深埋在他的心中。

蔣中正和毛澤東是敵人還是同樣出身於黃埔軍校爭風吃醋的朋友呢?隆美爾和蒙哥馬利有甚麼仇恨呢?為什麼有那麼多的軍人要聽從他們的指揮戰死在沙場上面?表面上正當的理由,通常都不是歷史的真相,追查到底的結果不是很可悲就是很可笑。

有個「如假包換」的例子,有個人以為我應該是她的國小同學,就廣義而言可以成立,就真相而言,我的母校是忠孝國小,她是光復國小畢業的。

另個例子:「我曾經在北京與林志玲睡在同一張床上!」真相是:時間不同。很多事情保有朦朧美麗的記憶,總比赤裸裸揭開殘酷的歷史真相還要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