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0年4月17日 星期六

成功嶺大專集訓時的照片

成功嶺大專集訓的時候,我帶著照相機到部隊混日子,結訓時還獲得全營三民主義論文寫作的第一名,沒有想到我最要好的同學林金灥先生也獲得他們那一營三民主義論文寫作的第一名,兩個人索然無味的回家拿獎狀給大姐看,說這個獎狀是在福利社買的,沒想到她竟然信以為真。

我和林金灥先生真是有緣,初中和高中都就讀同一所學校,同時在成功嶺受訓,大學畢業之後,同一天入伍受訓,在同一步兵師報到。在金門服役的時候,拿起有線電話搖到師部就可以找到他。我的綽號叫胖子,他的綽號叫土匪,另一位同學的綽號叫小鬼,有一天我們三個人在金城街上閒逛,想起另外一位好朋友在馬祖服役,非常想念他,於是就到郵局打電報給他問好,電報內容越簡單越好,就寫著:「好久不見,近來可好!胖子、土匪、小鬼。」

退伍之後大家在台灣重聚,在馬祖服役的朋友氣得幾乎將我們打死,因為他畢業於國立藝專,當時他被派到山上去畫廟,部隊的輔導長收到金門打來語焉不詳具名怪異的電報,在保密防諜的時代,在軍中又是在外島前線簡直是不得了的大事情。這位朋友含冤莫辯,天天接受審問調查,搞得雞飛狗跳,連續半年之久才慢慢平息,而我們一無所知,還以為他會感謝我們送給他的溫情。

不過學生時期他就已經吃過悶虧,有一次三更半夜無聊透頂,趁這位朋友已進入夢鄉,先由我打電話吵醒他:「土匪有沒有在你那裡?」第一次在睡夢中被吵醒還沒有甚麼反應。過了15分鐘,由小鬼打電話給他:「土匪有沒有在你那裡?」第二次被吵醒,他就很不高興了。再過15分鐘,由土匪打電話給他,很緊張的說:「我是土匪,剛才胖子和小鬼有沒有打電話給你?有沒有告訴你事情要怎麼辦才好?」弄得他神經兮兮,整個晚上都睡不著覺了。

Ho

行軍至省議會

TMP71

M1步槍架在省議會的草地上,這是我最得意的攝影作品之一。

TMP44

高中樂隊行經自由路彰化銀行前面,穿白衣的是訓導主任朱彭年先生,肩膀後面吹薩克斯風的人就是我。右邊吹伸縮喇叭的李惠龍在豐原當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