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0年4月18日 星期日

神韻晚會

我答應過高中老師林貴女士,2010年4月18日的晚上盡我之力邀請高中同學聚會,並且一起參觀在中興大學惠蓀堂舉辦的神韻晚會。

平日我忙著自己的工作,只是偶而打電話給有聯絡的同學,告知有這麼一回事,我想林貴老師會告訴我進一步的計畫,沒有想到林貴老師是要我統籌辦理這一次的活動,要我辦理聚會,同時告訴她一共需要幾張票。這樣的結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並沒有承諾要承擔這樣的責任,但是老師的盼望殷切,我總是要盡一些義務。於是我打了幾通電話,有的同學說他又不認識林貴老師,有的說要花錢買票沒有意願,竟然找不到一位願意出席的人。我自己是想附庸風雅去觀賞高水準的藝術表演,平衡一下墮落的心靈,於是邀請了老婆和大女兒,又找了連襟夫婦一共五人前往赴約。等到回覆林貴老師訂票的時候,才清楚知道票價打九折之後每張要2,250元,五張票一共要11,250元,票價這麼高應該有其價值存在,更何況林貴老師還親自將票送到我的家中。

晚上我們先一起吃晚餐,接著前往中興大學惠蓀堂進入場地座位,在現場接待的服務人員可能都是法輪功的會員,整個會場的安排都很有秩序,晚會表演的聲光效果也不錯,只是號稱中國古典舞的藝術表演晚會,卻讓我覺得根本就是法輪功的佈道晚會,叫我花錢觀看政工康樂隊的表演,尤其是二場穿插其間的藝術歌曲演唱,其歌詞內容讓我感覺很不舒服。我的心中暗自慶幸太好了,沒有一位同學被我強迫花錢來看這一場佈道晚會,否則我不是百口莫辯嗎?

中場休息時間,我和連襟起立出場到外面抽菸呼吸新鮮空氣,連襟問我可不可以退票?我說退票不可以,但是可以退場。我要他進去問老婆們及大女兒要不要繼續看下去,接著就看到她們如釋重擔滿臉笑容的跑出場外來了。大女兒說他在花蓮慈濟技術學院經歷過所謂師姑、師伯的教誨方式,因此比較不會迷惘,也比較能夠判斷是非,所以才沒有在現場失態笑出來。

回家的路上大家各抒己見,一致認為我們能夠當機立斷脫離現場,是一種聰明睿智的行為,一切只能怪我們的智能反應過於遲鈍,無法領悟隱藏其中的深奧寓意。

神韻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