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4年2月11日 星期二

掛號看診的羅生門

這幾天都是濕冷的天氣,早上出門的時候都在10度的低溫,讓我非常滿意,因為那幾件庫存已久的老式厚重毛毯外套,終於可以穿出來亮相而不覺得唐突。最怕的是出現燦爛的太陽,在陽光下穿著厚外套會顯得很矯情,可能讓別人聯想到是賤人。

剛寫到這裡,想起劉老師在臉書上留言,說去榮總看門診的候診制度不合理,過程如下:

「2014/2/10 看一個排在上午的台中榮總門診,但是卻要花一天時間。這樣的制度,似乎沒有人有錯,因為各司其職,各盡本分,各盡所能,也各取所需。醫護人員在此盡心盡力工作,生病的人想在此得到應有的診療。

一個沒有人有錯的現象,大家卻都不滿意,問題出在那裏呢?

醫院設定預約門診及現場掛號制度,上午表定看診時間從9點開始,等待的診間門口貼出一個上午有75個人預約掛號,按照表定時間三個小時,扣除醫生中場休息20分鐘好了,160分鐘除以75個人,每個人只能分到2分鐘,不管大小病狀。

實務上,當然會有些許變化,有人進去比較久,有人進去很快就出來。結果到了中午12點的時候,診間門口出現48號,也就是說,我們的58號,沒辦法在中午看到醫師。

隔壁診間開始出現:醫師中午用餐時間的訊息,沒有人出來告知在現場等待的病人與家屬。大家只能看著緊閉的門及緩慢轉動的號碼。

時間來到12點50分,57號病人進入診間,這時候診間門口出現醫師用餐時間為12點50分到1點半的訊息,只有文字,沒有聲音。

57號病人進去很久,出來的時候剛好下午1點21分。診間的門又關了起來,螢幕上出現醫師用餐時間1點20分到2點。沒有聲音、一堆人在門外不知如何是好。我們剛好是58號,從上午十點來到現場,到現在已經過了3小時又20分鐘了。

忍不住敲了診間的門詢問,現在是怎樣?只得到,請看門口螢幕。兩個小朋友自己在家裡,一直來電詢問: 中餐在那裏?這時候只好到醫院餐廳隨便吃了些東西,等待兩點的到來。

一點五十六分回到已經換了房間的診間,門口出現60號。忍不住敲門詢問,得到答案:剛剛醫師吃完便當就開始看診了。58號變成過號,要等62號看完,才能插隊看診。

就這樣,上午的門診,等到下午2點半才看到醫師,下午3點拿了藥才走出台中榮總。這是甚麼樣的制度?看起來似乎沒人有錯,大家各盡本分,醫師吃十分鐘便當、病人為了兩分鐘到十分鐘的門診,等了一天。
真是"羅生門"。」

我突然想到今夜我需要去醫院門診拿慢性病處方箋,時間已經是晚上八時了,匆忙披上外套開車前往醫院,趕到診間的時候,門口看診的燈號顯示的剛好是我的43號診,既不必等待也不用擔心過號,和醫生聊天也不必用聽筒做樣子,拿著處方箋到樓下批價拿藥就完成任務了。櫃台人員告知晚上的掛號費要比白天貴一點,我想起前幾天到民權路的詹骨科看我的右肩,小姐先收我150元的掛號費,過一會又退給我50元,理由是65歲以上的老人有優待。這提醒我今年要滿65歲了,沒有想到第一個實質的收穫就是開始享受敬老優待,將來坐在博愛座上面應該是問心無愧!

經過上次跌倒的地方用手機拍照存證,我還是一面罵自己笨,一面慶幸自己摔個狗吃屎卻平安無事,想起各方訊問母親我跌倒的事情,母親卻渾然不知有這件意外,實在很難說明事情發生的始末。

三姊從屏東悲傷的打電話回家,透過大姊得知三姐夫得了急性流感,被送到醫院隔離治療,聽起來好像是嚇死人會有生命危險的禽流感患者,急得大家不知所措。我要三姊設法聯絡三姐夫的親戚邱文達署長,成立醫療小組搶救三姐夫的病情,結果有一點烏龍,三姐夫是得了比較嚴重的流行性感冒,經過正常的治療程序後慢慢復原,警報也跟著解除。

好久沒有撰寫部落格了,在雲端的一天是凡間的一年,我光是每天在線上練習坦克大決戰就沒有時間去關心胡志強老友的命運,可能要等事態更明確一些,才有辦法用春秋之筆當頭棒喝一心以為鴻鵠將至的人。

路障

上次在黑暗中摔倒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