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3年2月23日 星期六

憶父親的教誨

我們家的這一代,有三個兄弟五個姊妹,小時候和父母同睡在一個大的日式榻榻米房間裡面。母親要叫一個小孩的名字時,經常要叫錯好幾次,父親在夜間應酬完畢回到家中時,要帶著醉意清點躺在地上睡覺孩子們的總人數,在這種環境之下成長,必須懂得求生之道,否則要到晚點名的時候才會發現有人失蹤了。

當我開始上小學的時候,我就學會將制服摺好放到榻榻米底下壓平,或學大人使用加炭的鐵熨斗燙衣服,我會使用針線縫好掉落的扭扣,也會使用腳踩的縫衣機車補衣服或製造學校要用的抹布,肚子餓了會自己到廚房煎蛋或炒飯,這些從小的訓練,讓我長大之後到軍中會覺得比在家中還舒服。先不說在軍中一定會讓我們準時吃飯,準時睡覺,我的父親平常就會大呼小叫,任何時間都會叫人立刻去處理事情,習慣之後,軍中的緊急集合訓練對我而言簡直是小兒科,只要過得了父親那一關就天下無難事了。

父親對我的訓練可以舉幾個例子說明,我請他教我駕駛汽車,他在我右手邊坐好了只說一句話:「走!」手排檔的汽車要回轉開回家時熄火了,他說:「這個時候要換成低檔!」我的汽車駕駛訓練課程就這樣結束了,我能學會開車絕對是有天份的。

父親指揮我開車載他去某個地方找人,過了一段時間要我自己拿東西去那個地方,我說我不知道那的地方在何處?他生氣的說:「上次你不是去過了嗎?」

父親吩咐我在二天之後去完成一件事情,通常過了一天就會問我事情辦好了沒有?我的心中沒有任何怨言,因為在我的記憶當中,父親從來沒有延誤過我請他要做的事情。平常向父親要錢花用,必須說明正當事由,花完之後必須正確報帳繳回餘額銖錙必較,高中一年級參加澎湖戰鬥營時認識一位女生,她說要到台中找我玩,我硬著頭皮向父親報告這件事情,父親二話不說慷慨掏出500元給我以壯聲色,讓我一輩子都忘不了這件爽得要命的事情。

有一次又被父親罵了之後,慎重的向父親大聲提出抗議:「每次我做錯了一點小事情,您就會嚴厲的罵我!為什麼我做了很多好的事情,從來沒有聽見您稱讚過我?」父親頓時安靜下來默默無語。隔了幾天他叫我過去,說:「因為你是我的兒子,表現好的時候,我都高興在心裡沒有說出來,做錯了事情然要告訴你要特別的注意!」

我為麵粉同業寫了許多遊記,讚賞的風聲傳到父親耳中,某次旅遊回來過了一段時間,父親居然會問我:「這次的遊記寫好了沒有?為什麼還沒有拿給我看?」父親會主動提出要看我的遊記,對我而言已經是莫大無形的獎勵。

家中的晚輩在成長的過程當中,一定都還會記得我曾經對他們實施過的家庭管教,有一次偷聽到小孩子們在商量如何向父親告狀,想請最高階的父親來壓制我,結果觀察我和父親的相處之道以後,結論是:「完蛋了!他連阿公都不怕!一點辦法都沒有!」我想這是我和父親感情親密的最佳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