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利用意見回應功能提出問題,或用 flourho@yahoo.com.tw 信箱與我聯絡。

2014年1月22日 星期三

年紀大了禁不起摔跤

昨夜到中國醫藥大學醫院掛號,因為我遺失了慢性病的連續處方箋,必須要請醫師再開一張,結果醫院的的電腦系統要求我等第一次的藥用完了,才能夠掛號複診再開處方箋。

走路前往停車的地方時,經過舊急診室旁沒有燈光的走道,迎面來了二個人,我禮貌性地閃到左手邊,忽然之間踢到斜坡突起的側邊,整個人直挺挺地向前撲倒,在那瞬間的自然反應是舉起雙臂護在胸前用手掌著地,左手的錶帶在衝擊下鬆開了。

我非常懊惱的趴在地面靜靜的思考,運氣檢查身上的部位是否受到任何傷害?一時之間都還沒有辦法想像我竟然會做出「撲街」的舉動,錯身而過的人頭也不回地向前走,迎面而來的一位老人家或許根本沒有看到我直直地趴在地面走了過去,我只能慶幸是在醫院附近摔倒,萬一受傷要送急診救治還算很方便,天可憐就是沒有人過來問候一下。

上次去日本旅遊的時候睡在和式的榻榻米床上,早上起床的時候發現竟然不知道應該要如何爬起來?經過這麼長久的歲月,幾乎沒有平躺在地面的習慣,即使做仰臥起坐也是躺在床上,因此突然發現要從平地輕快的爬起來,對我而言已經是一種艱難的動作,大家可以想像當我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是甚麼情景。

這次跌倒算是傷害不大,除了兩個手掌有拍擊的痛感之外,只有膝蓋上側的皮膚有輕微的擦傷,回家用優碘塗一塗,很快就忘記這裡曾經擦傷。這樣直挺挺地向前「撲街」的模樣,很像是海軍陸戰隊蛙人在天堂路上撲倒的訓練方式,很幸運地沒有產生嚴重的傷害,甚至連眼鏡都沒有掉下來,下巴也沒有碰到地面,或許我那飽滿的腹部也發生緩衝的作用,全身沒有任何痠痛,實在是太厲害了!

回家後立刻召集妻女告知此事,老婆看到我腿上塗著大片優碘大驚失色,馬上聯想到她在英國摔跤之後的嚴重情形,認為我沒死也要去掉半條命了,結果我還是好好的。女兒則是說我不能怪罪她沒有答應陪我一起去醫院,老人家走路自己要小心一點。今天這個消息很快地傳出去,引起一些親友的關心,在此特別做一個事件說明。